一懿孤行💕

说说同人文里的性别刻板印象和性

寒暑旦暮:

认真地说,从来没想到吐槽还能有(二)……


(一)在这里 说说同人文里的“攻受”这件事


我本来的自我定位就是个冷CP的自割腿肉的小透明写手,然后在被戳到反感点的时候抑制不住发了吐槽。本以为从此以后可以在自己的文章下面天下太平,在和别人说话被戳到的时候也可以丢条链接然后大家从此江湖不见。


但最近似乎发生了有点尴尬的事。不止一次看过了上面那条链接的姑娘非常认真地来对我说,“我觉得你说的对,两个男人本来就不应该分强弱”,或者是“两个人是平等的呀,何况两个男人呢。”……每次看到这种句子的时候我都想随便把旁边什么东西扔出去,亲爱的姑娘们啊你们是怎么看出来我的意思是要在“人”前面加那个“男”的限定词的,或者你们是怎么看出来那个“何况”的啊!!!!


这种时候长篇大论未免不合时宜,点头称对又实在让我自己觉得被自己难受,只能在这里加个补充说明解释清楚我上次大概是没说清的事情。(下次我就可以一起扔两条链接了……)


这次我们的重点是更基础的东西,也就是性别和性。


上次我们说到用性关系中的位置称呼人非常不礼貌,而且把性关系中的本来是让双方都尽量享受到的姿势变成了权利地位的关系也是不好的。但也许是因为大多数同人作品,包括我一直在写的percilot配对都是bl配对,也许就让大家产生了我所讨论的问题局限于两个男性之间的错觉。这种错觉配合着源远流长的性别刻板印象一起,越发有了说服力。所以我们今天一条一条来(对这又是一篇掉粉招骂的吐槽)。


首先是性别。我在上一篇吐槽中提到一段关系中的两个人是平等的,不应被TA们的性关系所绑架,这段关系是不局限性别的。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我说的既包括两位男性恋人,也包括两位女性恋人,还有异性恋或是任何跨性别者和不愿被性别二分所定位的恋人。当我们谈论起一个人的时候,在TA的性别或是任何诸如种族工作性向之前,TA首先是一个人。但这个常识经常会被无意忘记或者有意忽视……


我一直反对性别刻板印象,以及由于某些确实存在的差异而推导出的应然结论。比如我们通常将温柔视为女性的优点,而将勇敢坚毅视为男性的美德。但温柔和勇敢难道不都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吗?为什么生殖器官的不同就可以简单划分一部分属于这样一种美德而另一部分则应该追求另一种呢?可在我们的社会中,温柔细腻的男性却会被叫做娘,而勇敢的更有攻击性和进取心的姑娘却常常被称呼为汉子。这种狭隘的划分方式限制了每一种性别的人。这种刻板印象被带入异性的爱情关系时,就会演变成标签化的角色定位:女性应当对家庭投入更多精力,她们的爱是温柔的,同时也犹豫不决胆怯脆弱的,难以做出艰难的决定,需要保护和照顾,需要有个“主心骨”为她们做决定。甚至这种单纯的柔婉的“公主”和“灰姑娘”还会是审美里对于美的高级向往。另外一方面,男性则应当是更加强硬的,更富有攻击性和进取心的,他要能提供物质基础和应对外界世界的力量,提供保护并掌握决定权,这样就是“有男子气概”的。(别跟我说进化心理学那一套什么男人狩猎女人采集,人类文明几千年熬过来不是为了再回头跟那时候比的。)


但是这种强制性的性别印象划分本来就是一种暴力,它在剥夺每个人做为个体的存在。你的性格,你的愿望,你的爱好,你的梦想,都要一一走过性别这个筛子,判断是不是合格。如果小时候玩泥巴翻墙上树的女孩子或者热爱舞蹈缝纫的男孩子可能对此体会更加明显。同时这种暴力随时随地如影随形,它干扰你童年的游戏,读书时的文理分科,择业时选择不定和亲密关系里的每一种问题。一段关系中女性如果性格上更为强势,而男性则愿意把更多精力投入家庭,往往就会成为周围所有人茶余饭后指点的对象,就算亲近的家人也会表达出“这种婚姻不稳固”之类的担忧。不可笑吗?相爱的两个人不能自行决定TA们要怎样相处,怎样平衡生活,而要靠社会主流对TA们的习见,而这种习见,却仅仅基于两条不一样的染色体,或者说两套生殖器官。


而这种习见的暴力甚至阴魂不散地跟到了我们表达向往和憧憬的故事里。我们在接受到了十几二十年的性别刻板印象暗示之后,不自觉地把这种套路代入了同性恋情里面。就像有姑娘对我说的“两个都是男人,不应该弱化哪一个呀,**也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呀。”我相信她说出这句话是出于对角色的爱意,甚至还有点愤愤不平,但这里有两层也许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意思,一是当一个角色表现出更多的温柔顺从时,是在“弱化”这个角色。(那些纯粹把角色智商一路拖进马里亚纳海沟的不在这次讨论范围内……)二就是,男性是不应该被弱化的。亲爱的们,看回上一段,是不是和传统的男性定位特别符合!接下来让我们展开一下想象力,如果是两个姑娘的恋爱呢,有没有必要“强化”其中的一个?每当这时我都觉得能看见法师在读条,加个BUFF强化啦,加个DEBUFF弱化啦(你滚)。但是有没有觉得这种划分方式非常熟悉,就是我们讨论男性同性恋人时的“攻受”和女性同性恋人时的“T”。


可亲爱的作者们啊,如果一个男性在爱情中变得柔软,愿意袒露出更真实私密患得患失的自己;或是一个姑娘因为想要保护爱人而展现了强大的勇气和当机立断的决心,这难道不是件超级美好的事情吗?这和TA的性别,或是性向,或是昨晚用什么姿势做爱有什么关系呢?你当然可以按照不同的原著和不同的人物设计调整你笔下的人物,让TA们的性格有多方面的展现,在面对不同的事件时发生不一样的互动,让TA们仰慕或是怜惜自己的爱人,让他们强大或是寻求安慰,这都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的各种可能性。但这么多种美好的可能性,被性别的标签所限制,是件多可惜也多可悲的事情啊。




然后我们说说。对,在开头让我们重复一次,我认为任何两个成年人自愿的,私密的亲密行为就算做到火星上去都没问题。作者愿意怎么写读者愿意怎么看,完全是个人的性偏好,我不多插一句嘴。今天我要说的是,除去你觉得性感与否,他们做的爽不爽你看的爽不爽之外的,出于价值判断的“他必须是攻/我不能接受他在下面”。大家说的理所当然,听者也理所当然,可是为什么呢?因为性从来都不止和亲密关系,爱意表达或是生理快感有关。(对我知道这段会有争议真的。)


为什么一个体位似乎有如此多的象征意义?让我们看回到上一段性别那里,在我们文化中传递给男性的信息通常是,“他应当是占主导地位的,攻击性的,不妥协的”,否则会被视为“没有男子气概”。而这种文化则会进一步促进一种态度,也就是“在性行为中占控制地位,展现力量是符合男子气概的”,再翻译一下就是,这种心态促进了强奸文化。也就是说,性行为本身的发生就伴随着对自身力量和控制权的证明,在这样的条件下,性爱不只是性爱,它变成了商品或是战利品,成为“男性角色”也就是“主导方”的一种成就达成。每完成一次性爱,就像古时候的战士赢得了一场战役或是带回了一头猎物一样。对,还是觉得这种狩猎的说法很眼熟是吧,这正是我们在未曾察觉时所接受的概念。相对地,扮演服从方或是承受方或是女方的角色,则因为在这场控制权和力量的争夺战中的失败或认输一定程度上丧失了”男子气概“。这也是一个即使在欧美同人圈里也非常流行的”反攻梗“背后的思想来源,”受方“希望反攻,而”攻方“则坚决拒绝,因为这无关爱情也无关快感,这是一场战争,争夺的是文化语境中的男子气概,控制地位和力量,战场就是他们的床。


当一位作者用一种卫道般的姿态宣称,"我不接受**攻“或是”我不接受**在下面“时,除去对性爱场面的偏好之外,我只能冒昧想到如上的解释。因此,对于上一段提到的“反攻梗”,我完全没办法觉得可爱,只有尴尬和侮辱意味。同样,在任何一场攻受之争里,当我说到我无差时,并非表示他们谁攻受都可以,而是拒绝用这套系统摆布我的人物。




但愿我已经表述足够清楚,也欢迎每一位对自己笔下角色怀着爱意的写手平和讨论,愿那些在一个又一个世界里演绎着不同故事的人物完整鲜活,有性格有记忆有梦想,而非两套行走的暴力性器官。




最后让我们友好一点,有耐心把这一整篇看完还没想打死我的亲爱的大家,非常感激……我会回去乖乖填坑的,但愿这东西再也没有三。











评论

热度(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