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懿孤行💕

关于第二季红兴组合被封杀的二三事

难受,但不得不说太太分析得很准

兔卿王:

一些忠实的极限挑战的观众会发现,在第二季,孙红雷跟张艺兴搭档的情况几乎没有了。
这不能怪导演组,这是孙红雷他自己安排的。
他的话不假,他不能在孩子面前演戏了。
别说演戏,“平常”的相处都做不到。
更别说他对自己作为演员的要求。
虽然这是真人秀,不是电影,不是电视剧。
但是秀的成分还是很重要的,不然为什么要找演员呢?
观众喜欢看有意思的东西,而孙红雷作为一个演员,是要对观众负责的。
在第一季开始,他慢慢地就摸清了路子。
他首先喜悦地发现,在录制中,他不用那么紧绷,不用像以前一样逼迫自己,逼迫别人。
他还找到了自己。
多亏几位兄弟。
特别是艺兴,其实艺兴才是节目中最大的变数。
因为年轻,因为干净。
在面对镜头内的欺骗时,或许其他4人都会选择和解,当是戏。
而艺兴没有,他太真了。
所以孙红雷不知所措,他从他过去的角色中找寻解决的方法,结果失败了。
最终他选择自己,什么样的想法都不带,不是戏霸孙红雷,不是视帝孙红雷,而是孙红雷去面对张艺兴。
然后他突然就释然了,他很感谢这个孩子。
所以他在极限挑战中如鱼得水,他与其他兄弟如家人般共处,他可以适当地带戏,他也可以无所顾忌地去做出自己想要的选择。
只是这样的效果,在发现某些东西不对的时候,同时在艺兴面前失效了。
演员对感情是很敏感的,他发觉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变了。
他演了这么多年戏,琢磨角色的心思日日夜夜,突然间琢磨不透自己的了。
他莫名变得想要健身,莫名爱上那些新鲜玩意儿。
他重新爱上了跳舞,怀念那种随意的律动。
是张艺兴让他变得年轻,那个他一念就会心颤的名字。
他在发觉变化之后不知所措。
他像个刚出道的稚嫩的菜鸟,在镜头前忘了找机位,只想着怎么把准备好的台词说出口。
结果从嘴巴里出来就变成了
艺兴,艺兴,艺兴,艺兴……
他像个刚喜欢上隔壁班花的愣头青,连做梦都想着那人白天晒得发亮的皮肤。
他像个牙牙学语的小孩,自然而然地凝视着,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搞得张艺兴也看着他,两个人就不说话。
所以导演拿他没辙了,跟随导演也看不下去了。
连忙让他俩分开执行任务,不然节目就变成我们相爱吧,bgm也只能从后期的粉红泡泡曲库里挑了。
孙红雷听了没有反驳,他说好,顺便还说要不就3人以上,要不就单刷。
还告诉节目组要保密,不然小孩眼睛又该红了。
过会他又补了一句,别让张艺兴录节目时喝酒。
“那录节目前后呢?”
“都别,算我求你,冲我来就行。”孙红雷摆摆手,给那几个人留了个潇洒的背影。
然后很怂地找小孩去了,还要指导他演戏呢。
他们接受了个采访,他没忍住,说漏嘴了,说要给孩子找个杀手的角色。
张艺兴心下一惊,多亏反射弧长,一时忘了高兴,倒是顺杆子往上爬了。
“我还想演霸王龙呢,你怎么给我解决下呗。”
孙红雷在后台被张艺兴堵在化妆间门口亲,听小孩口齿不清地说
“你倒是像包养我,还帮我找角色。”
亲了很久还补一刀。
“你对我这么好,是要我多喜欢你。”
孙红雷落荒而逃,然而还是被张艺兴抓住了。
“你说,是不是你不让导演安排我们组队的?”
果然,孙红雷无奈地看着张艺兴通红的眼睛,还有发红的鼻尖,当时就应该用工资威胁那死村长,胳膊肘往外拐。
孙红雷没办法,只好将自己心里那点疙瘩全盘托出。
张艺兴听后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随即又气又笑地说道。
“怕什么,那也是你啊。”
孙红雷仿佛被雷劈了一道,原本郁结在心里的那些疑惑与困难,呼地消散了。
“孙红雷你怎么,给你胆了你马上就能当那么多人面吃我脸上奶油了?”
张艺兴气冲冲地冲进他的休息室里,脸上还有节目结束时哭过的痕迹。
“你也知道是吃你脸上的奶油,直接亲你脸我怕我憋不住。”
“可是我当时真的想亲你,只好吃奶油了。”
孙红雷放下手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张艺兴直接走上前坐在他腿上,面对他近在咫尺的大哥,一字一句地说。
“你别憋了,我从台上忍到现在。”然后不由分说地吻了下去。
孙红雷内心叹息,都说了别让这孩子喝酒了…
然后孙红雷紧紧地抱住了张艺兴。

评论

热度(119)